全手机游戏下载官网

2019年游戏怎么搞?有几位大佬是这样说的_高炼惇

原标题:2019年游戏怎么搞?有几位大佬是这样说的

导语:2019年,游戏产业该往哪走?

“从小看机器猫、奥特曼长大的孩子,没想到现在日本青少年在喝我们的奶茶、看我们的抖音、玩我们的游戏。”1月15日,广东游戏产业年会上,网易游戏市场副总裁吴鑫鑫一席话让人看到了中国游戏出海的阶段性成果。

出海,一方面是趋势,一方面是不得已而为之。2018年,是中国游戏产业急遽降温的一年,在版号等因素的影响下游戏市场大洗牌,众多中小厂商纷纷倒下。当用户越来越聪明、审美越来越多元化时,“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已经终结。

2019年的春天还未到来,但随着版号重开,游戏行业的“春天”不期而至。出海、独立游戏、细分市场,这些在2018年频频被提及的词汇,到了2019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1月15日,广东省游戏产业年会上,记者和创梦天地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高炼惇、星辉娱乐副总裁王宇飞、三七互娱公共事务部副总裁程琳三位行业老兵聊了聊,2019年游戏产业该往哪走……

中小企业出海越来越难出海最大的“坑”仍是文化

1月15日,游戏大省广东也发布了一份最新成绩单,即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和伽马数据一起发布的《广东游戏产业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广东省游戏营收规模达1811亿元,占全国比例76.2%,广东网络游戏营收占全球游戏营收规模19.4%。另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数据是,2018广东游戏出口营收规模达到270亿元,同比增长23.8%。

游戏出海成为2018年游戏行业凄风苦雨背后的一抹暖色。

如果说,2018年因为行业的困境有不少厂商的出海带有被迫的意味,那么2019年的出海则是市场竞争驱使下的主动出击。但是不得不承认,经历了2018年,中小厂商在出海这条路上,剩下的机会也不多了。

“目前来看中小公司还有一些机会,越往后海外竞争也会变得和国内一样激烈,实际上海外竞争已经越来越激烈,尤其是东亚市场,2018年出海的特别多,出海的产品翻了一倍,”王宇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王宇飞认为,中小厂商前两年还是打到了时间差,大型游戏厂商那时候还没有对海外这么重视。他同时认为,中小厂商的机会在于选取某一个点切入,因为大厂全面铺开相对不会那么精细。他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有些公司专门做中东市场,这类市场有很高的本地化门槛,可以建立起相对高的壁垒。

“其实出海最的阻碍并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文化,文化的味道不对,产品也做不起来,比如仙侠风的游戏在美国推不起来,最大困难还是文化,首先要解决文化差异,有没有找到很懂对方文化的人或者团队去操盘这个项目。”王宇飞补充道。

高炼惇则告诉记者,2019年并不是什么出海大年,不存在更多的机会,生态链没有大的变化,未来会看到更多中国游戏在海外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在海外市场上,大厂有资金有人力,机会比较大。同时高炼惇透露,创梦天地2019年预计有多款游戏在海外发行。

另一个游戏大厂三七互娱也在出海的道路上继续狂奔。程琳告诉记者,三七互娱目前海外收入占到集团营收约15%,2019年的目标是突破20%,主要策略是突破日本和欧美市场,重点是突破日本市场。从出海的角度,程琳也表示,大厂出海其实也做了多年,还有一些厂商如IGG、FUNPLUS等一直深耕海外,中小厂商想出去已经没有那么容易,更有利的方向是跟已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合作,因为他们对产品和海外市场理解更深,也愿意扶持国内中小研发商,把优秀的产品带出去。

独立游戏和H5游戏是新风向?

行业降温,变革悄然发生。程琳表示,政策在不停细化,市场也会走向更加公平竞争的局面。王宇飞也觉得,去年的版号冻结对游戏行业来说是优胜劣汰的过程,以前有很多品质差、换皮产品,对行业、对玩家都是劣质驱逐良币的过程,很快这些游戏就会从市场淡出。

未来游戏产品新的机会点在哪里?

高炼惇和王宇飞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独立游戏。

根据伽马数据前不久发布的《2018年独立游戏发展状况报告》,2018年全球Steam平台独立游戏累计数量预计突破一万款,一年新增3000款,国内独立游戏用户数量将达到2亿。但是和快速增长的游戏数量相反,国内独立游戏在营收方面却依然没有取得突破。2018年国内独立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2.1亿元,和2017年相比仅增长了1000万元。

不同于国内近年来大多是结果导向的游戏,高炼惇认为很多注重过程的游戏才是未来的方向。“再好吃的菜吃20年也吃腻了,用户越来越成熟,游戏行业真的需要创意。”高炼惇告诉记者,创梦天地用资本和发行资源去支持独立游戏开发商,未来会持续长线投入独立游戏。同时从发行的角度,高炼惇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发行商应该给独立游戏人更多的尊重,探索打磨更好的合作模式,而不是生硬地让独立游戏人去改游戏。

独立游戏的团队一般很小,几个人就是一个工作室,更偏重创意。王宇飞认为,独立游戏会给游戏行业提供很独特的创意来源,是创意思考和人才培养的孵化器,中国游戏行业过去几年经历了井喷式的爆发,功利性的游戏多,这对能沉下心做独立游戏的团队是不友好的。

“游戏市场有3A大作,也有小而美的游戏才合理,比如《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这些都是几个人的小团队开发的产品,收获了市场,又叫好又叫座,随着我们日渐和海外成熟环境接轨,独立游戏一定有自己的天地。”王宇飞告诉记者,星辉娱乐也在投入资金扶持独立游戏团队,已经做了半年,通过这种方式已经筛选出了不错的团队和创意,成为了公司旗下正式的自研工作室。

除了对独立游戏的看好,H5游戏也被提及。几天前,微信小游戏(H5游戏一种)公布了最新数据,月活超4亿,10款小游戏月流水过千万。H5会重新焕发活力成为新金矿吗?

“2019年一个大的趋势是H5游戏,概念不新,但是目前来看,H5游戏还没出现爆发和峰值状态。”王宇飞告诉记者,H5游戏有更大的用户基数,能实现用户下沉,尤其是4、5线城市没有下载APP习惯的用户,但可能通过超级APP接触到更多的H5小游戏。

王宇飞认为,随着资源的释放,更多的开发者去做H5,H5还是会持续走高。他也向记者透露,去年星辉娱乐投资布局了不下10款H5游戏,陆续会发出来。关于H5游戏留存率不高的问题,他表示,本质还是使用习惯没有形成,需要渠道端的引导,微信在极力推广,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未来一段时间,用户习惯会逐渐培养起来。

“现在小游戏付费只能安卓,苹果不能付费,从我们监测来看付费意愿其实也不错,和传统手游来比,有一半左右。加上获取用户成本比较低,算下来是比较有机会的。”王宇飞乐观地说。

关注游戏头条 原创*价值*观点 了解行业资讯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